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社會主義復興

梅子:這世界正面臨驚天巨變

作者:梅子 發布時間:2019-06-22 19:28:51 來源:梅子公眾號 字體:   |    |  

  有過“被騙”、“挨涮”的感受嗎?如果你在農村,當那十八個自私、猥穢、鼠目寸光的大懶漢高舉疑點重重“血手印”走入歷史,咱八億農民就被他們代表了,接下來“專業戶”、“重點戶”被過度包裝簇擁著不多的幾個“萬元戶”披紅戴花,風光一時,隨之被整體打入十八層地獄,農業增產不增收,三農問題,走入時代的死角,根本無解,除非你變作市民,到城市扎根撞大運,順便為政策失誤買單,為城市消化房地產存量。這實際上很難很難,農民進城,吃得開的是極少數,微乎其微,鹽中之鹽;大多數撿垃圾都見不到,還被看作垃圾。

  有過被出賣的感受嗎?如果你在工廠上班,當廠長經理責任制鋪開,誰沒為每月多領十幾塊錢獎金而歡呼雀躍呢?而就在廣大工人興奮地穿起喇叭褲、拎起收錄機人模狗樣地學跳舞時,“減員增效”已悄然蟄伏,然后就是“經營者買斷”。你不屬少數“經營者”,便只好匯入“三千萬”苦難大軍,下崗后以四五大十的年紀咬著牙拼命“從頭再來”。勞作之余抬抬頭,忍看以前賴以生存且發誓維系一生的工廠先被推倒種樹,然后再鱗次櫛比種大樓,到最后,少不了再耍你一道。唉,世道變了,人心變了,天理沒了,正義毀了,這年頭誰要抱殘守缺,喊什么“天不變,道亦不變”,恐怕他連自來水都喝不起!

  有過“不知今夕何夕”的感受嗎?老輩子傳下來的家訓是“勤儉節約”、“忠厚傳家”、“別借錢”、“千萬別借印子錢”。咱很聽話,可接下來傻了:大街上套圈的那位開煤窯腰纏萬貫,咱還悶著頭苦撐苦熬;搞人家老婆被開除公職的那位后來改行搞集資,被打擊幾次還剩下不少,據說拔根汗毛,都比咱腰粗;還有貪污被判刑的某某,出獄后攬工程起家,然后進軍房地產,現在玩起高科技了。總起來說這些人都不忠厚都不勤儉都敢借錢,借錢怎么了?從小里說,敢借錢的買房早且花錢少,睡覺都能升值,反倒攢錢買房者越攢差距越大!

  說來說去就這么多事,可這就是一輩子,多少人的一輩子才匯集成一代人的詠嘆:“完嘍——!”高音起,兩音節一帶,平緩舒氣,根本就不用拐彎,活脫脫就是一代人的形象描述。歌詞唱“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平心而論,我們這些五、六十歲的人再不敢說飽經風霜,而是經歷了太多太多“想不到”,或者被折騰的分不清南北,或者被摔打的遍體鱗傷,因為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壓根就不符合天理人倫以及先人的人生經驗,這就像面對面坐下來兩個弈者一個靠“藝”、另一個靠“偷”、前者醉心于練手、后者著迷于獎勵,他們根本就下不到一塊。我深感我與這社會也下不到一塊,不過呢,總算稀里糊涂地過來了,經歷了許多,見過許多,聽說的那就更多,到最后堆起來咂摸咂摸,才知道咱天生就是挨耍的對象,后知后覺,活該!

  這世界正面臨著驚天巨變,無論國內國外,都莫不如此。我們這代人的遭遇在前期,在量變階段,卻也為質變累積了巨大能量。

  國外:資本主義以剝削和掠奪實現了極度繁盛,但兩極分化作為極度繁盛的副產品卻如影隨形,在日日夜夜一刻不停地制造民粹,而民粹主義一旦被偉大的理論所指導,就必然衍生波瀾壯闊的偉大群眾運動,以資本主義掘墓人的身份去推翻打倒資產階級!現如今美國出現了民粹、歐洲出現了民粹、各發達國家與地區均不同程度地先后出現了民粹,其中有的還通過合法選舉獲得了政權;與此同時,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則危機重重、靠自身根本就無法解決,只得通過戰爭對外轉嫁,但是,與自身巨無霸體量相比,吃幾條“小蝦小卒”無濟于事,要搞就搞個大的,可個大的都有核武,誰愿同歸于盡呢?

  國內:勤勞勇敢和樸實肯干早已喪失,在理想褪紅和承認私有觀念后,有奶就是娘大行其道,因而騙子成堆、強盜成群,或者戾氣暴漲,或者龜縮進蛋殼。被這一過程傷害的不止先進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還有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基本誠信,還有通過揚棄從封建文化中撿拾起來的有用的東西,譬如“仁義禮智信”,譬如“忠厚傳家”,譬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全都被歸攏起來一勺燴了!與人聊天的時候我很心酸,一個個好好好、是是是,雜七雜八都滿意,其實是打碎牙齒和血吞,只能遠觀,不能近看,誰家還沒有本難念的經?問題在于蒙頭蒙腦的是大多數,他們狡黠,他們短視,他們無知,可他們自我感覺良好,這種人不把他騙的只剩下褲子,就叫不醒他們。

  這是一個沒有標題也沒有日期的年代,歷史上僅薄薄一頁,也只能薄薄一頁,但就這薄薄一頁,已經活活埋葬了多少人?

  是該好好想想了,這個似人非人的世界,還能讓它維持多久?

d10b594a1f0ff2b24db0da8955ee615d.jpg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