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東方文化復興

驀然回首,南疆農村已是天翻地覆!

作者:疆哈是勞道辣   發布時間:2019-06-20 08:18:58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fe27fc7a20c2bc80f974ed6ae87ef749.jpg

  ??數月前的一個晚上,筆者和同事老拜帶著磚茶、方糖和食宿費,夜宿南疆提埂村的一戶維吾爾族農民家。

  當我們從村委會大院出發時,天已是盡黑,所幸從村委會到那戶農民家的路程并不遠。在這個偏僻的南疆村子里,坑坑洼洼的土路已成為歷史,柏油覆蓋全村的干道,兩側還豎起了太陽能路燈。燈光下,白楊的疏影隨風搖曳,若是幾年前,我們是不會,也不敢大晚上這樣悠哉悠哉亂晃的,如今,持續穩定的形勢讓我們不必為夜行的安全擔憂。

38ae3da39142dc5cc08872c7e044158b.jpg

  走在鄉間的柏油路上,身邊時不時還會有老鄉騎著電動三輪車嗡嗡駛過。老鄉們總會放慢車速,問我們一句“去誰家啊,要不要把你們拉過去?”

  有時遇到順路的,我們也會坐上去,算是省半個馕的體力。如果不順路,我們便婉拒老鄉的好意,“謝謝了!路不遠,就在前面,走幾步就到了。”而這時,老鄉們也會再客氣幾句,然后緩緩駛去。

  走到農民家門口時,我們輕輕扣了扣門環。男主人聽到有人來了,趕忙出來迎接,握手的禮節自然少不了,我們也順手把方糖和食宿費塞過去,客氣地推辭幾下同樣是少不了的。

  家中的三個孩子已經吃過晚飯睡覺了,只有他和女主人在等候我們。飯桌已經擺在炕上,桌上擺了幾杯茶,幾碟干果,兩個馕,還有幾罐飲料,也是這里的村民用來招待貴客的特色飲料——紅牛。我和老拜一看,晚上吃點兒清淡的,好好睡一覺,也是挺不錯的。至于紅牛,是不能喝的,倒不是因為貴,而是因為喝了,今晚這覺就睡不成了。

7cf7a1ac8215bfe33d533f9ebcff285b.jpg

  看著我們在炕上就坐,女主人便到隔壁的房間忙活去了,留下我們三個大男人聊天。我們倒也不客氣,掰著馕,就著茶水,與男主人邊吃邊聊。聊天的內容也不過是家里幾口人,今年地里面種的什么作物,各種了幾畝,長勢如何,孩子在學校學習怎么樣之類的家常話。

  一問一答之間,馕吃了大半,茶水也進了好幾杯,時間也過去了一個多鐘頭。見男主人不時抬頭看掛在墻上的鐘表,大概是忙活了一天,累了。我們自然也是知趣的,趕緊說“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胡啷(胡啷,維吾爾語,睡覺的意思)了。”伸手便準備把飯桌搬到炕下面去。

  不料男主人卻把桌子按住了,“先等一下,不著急嘛”。轉頭跟隔壁房間的女主人問道“做好了沒有?”只見女主人把兩個盤子端到了飯桌上,原來是剛做好的大盤雞。做法倒也簡單粗獷,土豆燉雞然后加了幾片小白菜葉子。

  我和老拜極力推辭,倒也不是假意推辭,而是剛才的馕和茶已經在肚中占據了不少空間,這會兒再吃“硬菜”真是有點兒心有余而力不足。男主人卻笑著說“你們稍等一下,給你們拿個好東西。”

  說完便掀開炕頭的毛毯,竟拿出幾瓶啤酒來。“聽說你們工作期間不允許喝酒,現在都過了十二點了,應該不屬于工作時間了吧,以前的時候,那些人不讓賣、也不讓喝酒,我們都是去縣城里偷偷買了帶回來藏起來,現在好了。今天晚上,吃肉不喝酒嘛,不行。”

  不知是聽到了動靜,還是聞到了香味,三個孩子跑了過來,趴在門縫上偷看,我和老拜趕緊把他們招呼了進來,幾個小家伙也不用筷子,直接就下手了,大家倒也不介意。

  借著啤酒的勁頭,也打開了話匣子,話題也從家庭情況變成了這些年村里的變化。從當年村委會里野草叢生,村干部安排個事情都要到清真寺那里找群眾,如今群眾有什么事情都到村委會找工作隊。

b4eda9c3e8576ca36f7c1ab457cc405e.jpg

  聊著聊著,不知不覺便從十二點聊到了深夜兩點多。

  深夜,躺在農民家的炕上,不禁去想,每天有人說我們工作干的不怎么樣,有的時候甚至我們自己也懷疑,是不是自己工作能力不足,一天到晚就在村里瞎干?

  但回過頭再看時。這些年,南疆的農村,竟已是天翻地覆的巨變。

君莫笑

2019年6月13日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