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東方文化復興

梅子:東方紅

作者:梅子 發布時間:2019-06-21 17:39:08 來源:梅子公眾號 字體:   |    |  

 

  一大早戴上耳機、開大音量,一口氣把《東方紅》聽了五遍。

  我流淚了。我們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每天上學路上,都趕上廣播開始,那時的廣播,開題曲便是大型交響合奏《東方紅》,很豪邁,很有氣勢,很有情緒感染力;當我們大步流星地迎著朝陽向前走,看一輪紅日噴薄而出,朝霞映紅半邊天,耳邊卻是大氣磅礴的亢奮旋律,似慶典,似進擊,似萬馬奔騰,似普天同慶,山呼海嘯,一瀉千里,頓時,周身膨脹著英雄氣,為人民而生,為人民而死;就是在這樣的氛圍中,我們熱愛黨、熱愛英雄、熱愛人民、更加熱愛自己的領袖,養成了一顆堅貞不渝的赤誠的心,可以蒙羞,絕不蒙塵,經磨歷折,雖九死而猶未悔,算來快有半世紀了。

  《東方紅》是陜北色彩極其濃厚的地方民歌曲調,卻也是當年全國人民父老咸幼都耳熟能詳的大眾歌曲,就跟陜北人民為毛主席獻上那塊寫有“人民救星”的牌匾幾乎同時,這支來自最基層的歌就在最樸實的最基層轟然而起,并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快速傳播。這支歌表達的是人民群眾對毛主席和共產黨發自內心的愛和感謝,在表達愛與感謝的同時被植入血性和集體主義觀念,從而一改“東亞病夫”的可憐形象并揚眉吐氣,“一盤散沙”,變作“鐵板一塊”,從而迎來了對敵斗爭的偉大轉折,并為建設新中國打好了思想基礎、組織基礎和群眾基礎。尤其可貴的,《東方紅》贊毛唱黨,并沒有家長主義和獨裁作風,那時候整風較徹底,不會有家長主義,沒人獨裁,只有在革命實踐中形成的威信和精湛的指揮藝術,可以以理服人、以事實服人。

  對于我們這一代以及比我們年長十到四十歲的人來說,《紅方紅》是火樹銀花,是垂世的經典,是融入生命的深刻的記憶,它只能作為“英勇的火炬”代代相傳,并借以時時警醒我們的后代“吃水不忘挖井人”,讓他們崇拜英雄、感恩英雄、爭當英雄,而不該因《對華十誡》中邪而滑入“奶頭樂主義”魔怔,整天追星捧富求放洋,頭大無朋,但卻空空。《東方紅》不只是記憶,就正如毛主席和毛澤東思想永垂不朽一樣,它依然占據著應有的高度,指導者中國社會的建設實踐。這是憲法和黨章規定了的。《東方紅》這支紅歌,當之無愧地代表著一個時代,只有第一,沒有之一,因為它是新、舊社會的分水嶺。

  但有的人卻不這么想。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娘則國娘,現在的中國遍地“娘炮”,四體不勤,五谷不分,宅在家里的越來越多,啃老的越來越多,書呆子越來越多,動輒拒婚拒孕,反倒一毛錢買一土籃子的越活越滋潤越活越威風,誰敢說這樣的社會發展正常?數十年教改,毛澤東、魯迅、董存瑞、黃繼光、邱少云被踢出教材,反倒華盛頓、林肯被編個假故事供奉起來,這就是民族自豪感?這就是時代精英吹奏的和弦?尤其最近的這次歌曲評選,有勢利小人拿福建的小范圍民調作藍本,以偏概全,偷梁換柱,還捂著蓋著,暗箱操作,這不是存心不良、圖謀不軌又是什么?《東方紅》落選,其背景絕對不單純。反貪、打黑、不忘初心,當前三大任務,被別有用心解讀了。

  警惕啊,善良的人們,我們曾以我們的血肉筑起我們新的長城,就不能容忍拆除長城喂養腐爛的血肉!我們曾以血性迸發和集體主義拯救中國,就不能容忍稀釋血性、解構集體再回到由“東亞病夫”堆成的“一盤散沙”!否則,兩千七百萬烈士的鮮血肯定白流!

4af49e3c3b3f052cb7ae4a86d23e7887.jpg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