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派系爭鳴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作者:李克勤 發布時間:2019-06-19 21:53:04 來源:濟學 字體:   |    |  

  那個時候講的是針刺麻醉,這是恰當的。一般我們講的針灸,其實是有點不妥當的。因為針與灸是分開的。灸,指的是艾灸。屠呦呦團隊研究的青蒿素,就與艾蒿有關。如果不是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我們的中醫藥事業,會怎么樣?這個問題值得深思。毛主席去世后,為什么非要等到外國人教育了我們,才會讓某些人那個僵化的腦袋有所松動?難道不該好好回顧一下毛主席當年領導我們走過的路嗎?毛主席的道器變通豈止是中醫藥,那是新中國無孔不入的文化影響。

  濟學:新華社北京6月17日電 屠呦呦團隊放“大招”了!針對近年來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區出現的“抗藥性”難題,屠呦呦及其團隊經過多年攻堅,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于近期提出應對“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的切實可行治療方案,并在“青蒿素治療紅斑狼瘡等適應癥”“傳統中醫藥科研論著走出去”等方面取得新進展,獲得世界衛生組織和國內外權威專家的高度認可。

  在開發中醫藥寶庫這方面,我們有獨一無二的優勢。上小學時,我國針刺麻醉的新聞報道,幾乎是家喻戶曉人人皆知。這必然會將我們自己的成果拿到國際上展示。尼克松訪華時,美國無疑也是受益者。

  在電視劇《毛澤東》里我們看到在中央蘇區有一位給毛主席和紅軍戰士醫療的好醫生,他就是被毛主席稱作“我黨第一個紅色醫生”的傅連暲。2005年5月,傅連暲的兒子,定居在美國洛杉磯的著名醫史學家傅維康教授應邀返滬參加一個學術會議,向上海中醫藥大學吳佐忻教授透露了一件有趣的逸聞:1972年2月,在向尼克松贈送的禮品中,有一本外文出版社出版的英文版《中國針刺麻醉》。《上海中醫藥雜志》2006年第3期發表了吳教授寫的文章“贈送給尼克松的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一)

  1971年7月18日,新華社首次向世界報道了中國醫務工作者成功使用針刺麻醉的消息,當時認為針麻突破了外科手術必須使用麻醉藥物的舊框框,安全、簡便、經濟、有效,是中國針灸學發展史上的一次飛躍,使歷史悠久的中國醫藥學大放光彩。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人民日報》頭版刊載《中西醫結合的光輝范例——歡呼我國創造成功針刺麻醉》一文

  7月19日,《人民日報》頭版刊載《中西醫結合的光輝范例——歡呼我國創造成功針刺麻醉》一文,報道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第一結核病總院、工農兵醫院分別用針刺麻醉成功地進行扁桃體摘除、肺葉切除和腦外科手術的情況。上海市可以做手術的醫院有90%以上運用針刺麻醉。同日,《解放日報》《文匯報》全文轉載。1971年9月,中央理論刊物《紅旗》雜志特辟《關于針灸與針刺麻醉原理討論》專欄,刊出針刺麻醉理論原理討論文章。到1979年底,僅在國內開展的針刺麻醉數量就從1971年的40萬例,急劇增加到200萬例。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1972年,畫家湯沐黎創作的油畫《針刺麻醉》細致地描繪了針刺麻醉手術的場景。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1976年4月9日,中國郵政部發行了一套《醫療衛生科學新成就》特種郵票。全套郵票共4枚,3枚都是針灸和中醫領域的重大成就,其中第一枚就是《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1971年第11期封面是一位女赤腳醫生的照片,這一期就有專門介紹“針刺麻醉”的內容。

  (二)

  1970年代初中美關系逐漸解凍,同“乒乓外交”“熊貓外交”一樣,針灸也被作為一種外交手段隨之傳到美國。

  1971年7月,美國《紐約時報》駐華盛頓辦事處主任詹姆斯·雷斯頓來華訪問。《紐約時報》是美國的一份大型傳統日報,以及時、準確、權威而著稱。該報十分重視選擇頭版要聞,對于較長的文章,經常是第一段登在頭版,其余部分則登在后面。詹姆斯是美國資深記者,擅長時政報道,獲過多次新聞大獎。這年7月,詹姆斯被派往中國采訪,在北京參觀了很多單位,包括到中醫院參觀針灸治療。他在訪問中不幸患上闌尾炎,在北京一家醫院接受闌尾切除手術治療。

  當時周恩來指示:一定要把手術做好,千萬不能感染。

  術中使用的是常規藥物麻醉。術后他感到腹部不適,便接受了針灸治療。回美國后,詹姆斯于7月26日在《紐約時報》頭版發了一篇報道,標題是《現在讓我告訴你們我在北京的手術》,頭版只登了一小段,而文章的主要部分登在第6版上,正題為《現在讓我告訴你們我在北京的闌尾切除手術》,文章占了將近一整版,并配有作者訪問北京一家中醫院針灸診療室的照片。

  詹姆斯當時已經62歲,由于他的不平凡的經歷和《紐約時報》在新聞界中的地位,在一般美國人心中,像這樣的記者寫出的文章可信度是極高的。動手術可用小小的銀針來麻醉,病人不覺疼痛,還可治療好多病,沒有毒副作用,這在西方可是從來沒有過的神奇事。當時又正值白宮剛剛宣布尼克松總統將于1972年訪華,美國公眾對東方大國——中國有一種神秘感,從而使針灸醫術的神奇療效在美國民眾中引發了濃厚興趣。

  1972年2月24日,正值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30余名訪華團成員及記者在北京醫學院(北京醫科大學)第三醫院觀看了針刺麻醉肺葉切除手術的全過程,畫面由通訊衛星直接傳到美國,反響強烈。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贈尼克松國禮《中國針刺麻醉》

  在我國政府向尼克松贈送的禮品中,還有一本外文出版社出版的英文版《中國針刺麻醉》一書。代表團返美后紛紛宣傳“針刺麻醉”的神奇,再一次引起美國民眾的濃厚興趣,特別是美國醫務界對中國針灸醫術開始有新的學習愿望。

  “針灸熱”使美國民眾對針灸的需求激增,相應的美國針灸業也應運而生,1972年起,美國各地出現針灸診所。

  acupuncture anaesthesia 針刺麻醉,這是通用譯法。

  李克勤后記:

  那個時候講的是針刺麻醉,這是恰當的。一般我們講的針灸,其實是有點不妥當的。因為針與灸是分開的。灸,指的是艾灸。屠呦呦團隊研究的青蒿素,就與艾蒿有關。

  如果不是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我們的中醫藥事業,會怎么樣?這個問題值得深思。毛主席去世后,為什么非要等到外國人教育了我們,才會讓某些人那個僵化的腦袋有所松動?難道不該好好回顧一下毛主席當年領導我們走過的路嗎?毛主席的道器變通豈止是中醫藥,那是新中國無孔不入的文化影響。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