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正名

張文木:樹猶如此,人何以堪——訪井岡山大井村毛澤東故居有感

作者:張文木 發布時間:2019-06-20 08:52:36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以前只聽過人各為其主,今見樹品亦不輸讓;以前只知士為知己者死,今又見樹亦知悅己者容。風聞者莫不扼腕,目睹者莫不唏噓。筆者思緒萬千,浮想聯翩,記之以文。

張文木:樹猶如此,人何以堪——訪井岡山大井村毛澤東故居有感

2019年6月13日,筆者來到井岡山,在瞻仰大井村毛澤東故居時和這身后兩棵樹合影。這兩棵樹一棵學名是南方紅豆杉,另一棵是欏木石楠。據導游講,這兩棵樹非常有靈性。井岡山斗爭期間,毛澤東在白屋居住時,經常在兩棵樹下讀書納涼、指導戰士訓練。1929年2月,毛澤東率紅四軍轉戰贛南,敵人竄到大井村將白屋燒了個精光,兩棵樹也被燒焦。然而,這樹并沒有死。1949年毛澤東領導人民取得了天下,兩課樹此時神奇般的活了過來并長得枝繁葉茂,濃蔭蓋地。1965年5月,毛澤東重上井岡山,兩課樹第一次開出了如銀如雪的白花歡迎毛主席。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兩棵樹綠葉脫得精光、樹也枯萎了。后經搶救,才得以再生。

張文木:樹猶如此,人何以堪——訪井岡山大井村毛澤東故居有感

無獨有偶,前幾年筆者曾到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蔣介石故居觀光,來到“豐鎬房”院內,據導游介紹院內的“報本堂”前原種植兩課桂花樹,一課為金桂,一顆為銀桂,為宋美齡親手栽種。兩棵桂花樹長年茂盛,金秋時節,更是桂香撲鼻。2003年10月,東廂房一側的銀桂日漸枯萎,與井岡山大井村那兩棵樹的命運不同,此樹也經搶救,卻無力回天,枯萎而死。半月后宋美齡竟駕鶴西去,終年106歲。

張文木:樹猶如此,人何以堪——訪井岡山大井村毛澤東故居有感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在毛澤東心中,人的生命與樹的生命是可以相互感知的。1951年,當彭德懷向他匯報完毛岸英犧牲經過后,他站在窗前久久凝視院中的垂柳,低聲吟誦的就是南北朝時庾信寫的《枯樹賦》。不知是否受到這兩樹靈性的感動,毛澤東晚年對南北朝庾信的《枯樹賦》尤為偏愛。1975年毛澤東曾讓江青把清人注釋的《枯樹賦》送至中南海大書房;1976年周恩來、朱德相繼故去,再加上唐山大地震的觸動,毛澤東常沉浸在《枯樹賦》的意境之中,病重臥床時仍在背誦《枯樹賦》,“直到他不能講話為止”。當時,他讓張玉鳳讀了兩遍《枯樹賦》后,自己又情不自禁地背誦起來,他一字一句艱難地誦讀到賦的最后,

【“昔年移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凄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胡長明:《毛澤東評點歷代王朝》,山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275頁。)】

在返回的飛機上,望著窗外的萬里云像,感而慨之。正是:

【昔人已去遠,斯樹仍守望。夏蔭影迷離,秋雨思念長。故地憶舊事,天地紅纓槍。有情在正道,無情是滄桑。】

以前只聽過人各為其主,今見樹品亦不輸讓;以前只知士為知己者死,今又見樹亦為悅己者容。風聞者莫不扼腕,目睹者莫不唏噓。筆者思緒萬千,浮想聯翩,記之以文。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