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正名

中國百年文化變革與文化自信——訪中國人民大學一級教授陳先達

作者:劉德中 發布時間:2019-06-20 08:50:54 來源:理論與評論 字體:   |    |  

  只有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才能成功變革中國社會。中國這個“舊邦”要復興,中華民族要改變自己的命運,不可能再沿著過去改朝換代的老路走、沿著歷史上尊孔讀經的老路走。中國共產黨在近代中國革命歷經失敗后,承擔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使命。中國建立社會主義制度是社會形態的根本變化,是中國幾千年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變化。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后,兩千多年時間里中國歷史的變化本質上是同一社會形態內部的變化。中國共產黨建立了一個和歷代王朝不同的人民政權,這是本質完全不同的革命。從指導思想角度看,只有馬克思主義這個革命理論才能擔當起來,因為馬克思主義是關于社會革命的學說。中國民主革命的勝利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成果,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勝利。

中國百年文化變革與文化自信——訪中國人民大學一級教授陳先達

  陳先達,1930年12月30日出生,中國人民大學一級崗位教授,當代著名哲學家、教育家,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馬克思主義哲學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曾任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哲學組組長、第三屆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哲學學科評議組成員、中國歷史唯物主義學會名譽會長、北京市社科聯顧問、北京市哲學學會會長等職。現任中國人民大學校學術委員會主任、教育部社會科學委員會委員。曾獲吳玉章終身成就獎,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成果一等獎,三次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成果特等獎、一等獎、二等獎,吳玉章獎金一等獎等多種獎項。

  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堅定文化自信,是事關國運興衰、事關文化安全、事關民族精神獨立性的大問題。為更深刻把握文化自信的精髓要義,把握中國百年文化變革與文化自信的關系,我們對中國人民大學陳先達教授進行了專訪。

  劉德中:陳老師,您好。您這幾年大作不斷發表,反響很好。《中國百年歷史變革中的辯證法》是您近作中一篇具有深邃的歷史眼光、發人深思的杰作。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我們談談一百年來中國的文化變革及其與文化自信的關系,好嗎?

  陳先達:好的。近年來,我很關注關于文化問題的討論。我認為,關于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關系問題尤其值得重視。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之間不存在孰輕孰重的問題,問題主要在于如何正確理解和處理兩者關系。我的《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人民出版社出版)一書基本上都是圍繞堅持馬克思主義、重視中國傳統文化以及如何認識和處理兩者關系展開的。

  我重視文化,但不贊成“文化決定論”,因為它把文化作為社會起最終決定作用的唯一因素,實際上文化是社會結構的組成部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關系問題自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后就一直存在,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并不是什么新問題。有人至今仍然把馬克思主義完全當作“舶來品”,責怪馬克思主義的傳入打斷了中國傳統文化的自然發展進程。他們看不到當時反孔的并不都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認為馬克思主義打倒了孔夫子是片面的,他們錯誤地認為馬克思主義是導致中國傳統文化衰落的罪魁禍首。我認為這種說法是奇談怪論。

  儒家學說失去它原來的地位既有外在因素,又有內在原因,歸根結底是中國封建社會處于沒落、自身發展陷于危機的結果。不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挑戰中國傳統文化,也不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破壞中國傳統文化。自鴉片戰爭以后,中國面臨救亡圖存的生死抉擇。在這種危機面前,作為封建社會主導意識形態的儒學失去其至高無上的地位,作為儒學創立者的孔子自然也被請下圣壇。正確解決中國社會向何處去、正確對待中國傳統文化問題的是中國共產黨。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者既糾正了五四運動中片面性的觀點,又反對全盤西化。中國傳統文化得以涅槃重生要感謝中國共產黨和馬克思主義,民族的解放為中華文化獲得新生并走向復興開辟了廣闊道路。

  劉德中:您從文化傳承的自覺性和制度化去解讀《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這確實很有理論高度和深度。請您深入淺出談談這個思路,好嗎?

  陳先達:文化傳承是真正把文化自信落到實處的重大措施。自覺傳承、制度化傳承民族優秀文化是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歷史使命,這樣才能不愧對老祖宗和子孫后代。文化傳承是一個民族文化內部的源與流、繼承與創新的關系。文化傳承的源流不斷是以國家的存在和統一為前提的。世界上其他幾個著名的文明古國都是因外族入侵發生歷史中斷而導致文化傳承的中斷。國家的統一是文化傳承繼續的政治前提。國家的分裂和歷史的中斷,必然導致文化發展邊疆性的中斷。

  自覺性和制度化是支撐一個民族文化源流不斷的兩大支柱。沒有傳承文化的自覺性,就沒有群眾傳承文化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沒有制度化,就沒有國家力量與社會力量的參與和保障。中國歷代不少優秀文化的失傳,都與文化自覺性和制度化的某種缺失相關。

  舊中國是一個文盲眾多的國家。新中國成立時,教育極不普及,絕大多數老百姓不識字,不可能直接閱讀經典,這就極大限制了傳承文化經典。他們只能自發接受民族文化的熏陶和感染。蔣介石發起過“新生活運動”,但是舊制度下很難在傳統文化傳承中區分精華與糟粕,進而改變舊風俗、舊觀念、舊習慣。所謂中華民族的劣根性,近代以來一直受到一些批評者的詬病,那些并不是中國人固有的特性,而是文化自發傳承中壞東西影響的表現,舊文化的流毒不容易肅清。因此,在文化傳承中,我們應該提高擇優汰劣的自覺性。

  現在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全方位融入各個不同的教育層次、教育類別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非常重要的。通過進中小學課堂,優秀傳統文化的核心理念尤其是中華傳統美德和人文精神就可以從兒童時進行熏陶,并且可以逐步內化為廣大學生的人文素質和價值理念。這應該是社會主義制度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自覺傳承的最有效途徑。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濃郁的人文精神與高尚的道德情操是立德樹人的重要思想資源。我們對此要有充分認識,這是可以與重視和強調思想政治理論課相得益彰的。我們的學生既要接受馬克思主義政治理論的教育,成為具有明確社會主義政治方向的接班人;也要接受優秀傳統文化的教育和培養,成為具有高度文化素質和道德素質的中國人。

  劉德中:可以說,五四新文化運動是中國歷史上最重要的思想解放運動。它促進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準備了思想條件,由此揭開了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社會劇變的序幕。社會變革又為文化發展提供了契機。我們今天提出文化自信,也是一百年來文化發展的必然結果。您的《文化自信中的傳統與當代》對此有深刻闡述,請您簡單說說核心觀點吧?

  陳先達:文化自信就是具有既熱愛自己的民族文化又海納百川的包容精神,還具有積極奮進又不卑不亢的進取精神。今天提出文化自信不是一個隨口說說的簡單文化口號。要理解文化自信的豐富歷史內涵,就要從中國悠久的歷史尤其是百年來中國的奮斗史去認識,還要從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的革命歷史和建設歷史去認識。我們必須理解文化中傳統與當代的辯證關系,這就要懂得馬克思主義傳入的重要意義,還要懂得中國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懂得中國文化在當代的發展就是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形成。文化自信既是對我們民族所取得成果的文化自覺,又是我們找到偉大復興之路的文化自豪。只有在文化自信的基礎上,才可能建設文化大國、文化強國。

  文化自信的時代意義在于,它是反對“西方文化中心論”的必然結果,反對由于中國曾因落后于西方而產生的民族自卑和文化自卑,它是揮手告別,又是一種呼喚,呼喚新的中國精神,吹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精神號角。

  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改變了中國文化原來的結構,也為中國文化增添了許多新的進步的科學元素。在思想激蕩中,先進的中國人接受了馬克思主義,誕生了用馬克思主義武裝起來的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革命取得勝利,在精神上中華民族也站了起來。中國人民的政治解放,讓科學、民主的觀念深入人心,恢復了中華民族生氣勃勃的生命力,讓我們重拾起“我們行”的文化自信心。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文化的國際影響力日益提升,孔子學院可以說在世界上遍地開花,中國學、漢學在西方成為一門顯學,海外中國文化中心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學習漢語、中文、中國傳統文化成為越來越熱的世界文化新景觀。

  劉德中:有人認為,文化劃分標準是多重的,現在的中國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紅色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劃分只是一種劃分,不能說清楚中國文化的復雜性。對此,您怎么看?

  陳先達:文化的劃分可以有不同的標準。例如,從其社會地位看,在同一社會中可以存在占主導地位的主流文化、亞文化和被稱為垃圾文化的反文化;還可以從民族劃分,既存在統一的中華民族文化,又存在不同民族的民族文化;從地域劃分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地域文化。我們并不否認這種復雜性。可是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來說,在我們國家占主導地位的應該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它與我們的國家性質和社會經濟、政治制度是相一致的。在當代中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并不是不同的三種文化,而是具有內在繼承性、同質性和與時俱進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不同組成要素。

  我們強調的文化自信不局限于傳統文化,而是包括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自信。這種對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自信,不僅是對我國歷史上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的敬意,也包含對永不屈服、前仆后繼的革命先烈的崇敬,特別是對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無數先進人物的敬意。這才是完全意義上的文化自信。

  文化必須適應社會的變化而變化。傳統文化與文化傳統既有聯系又有區別。傳統文化是一種歷史性存在,而傳統文化的現實形態表現在文化傳統之中,即在現實社會中仍然發揮作用。因此,傳統文化必須表現為一種綿延不斷的文化傳統才能夠存在和發展。如果不再傳承,就表明文化的失傳,它已不再是傳統文化,而是已經死去的,甚至失傳的文化。

  傳統與當代不是絕對對立的,沒有一個現存的文化中不包含傳統文化的因素。在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要傳承和發揚光大就要以其科學性、民族性和大眾性彰顯其生命力,表明中國文化精神基因性的存在。

  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的“五四精神”是五四新文化運動最重要的成果,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認為五四新文化運動摧殘了中華民族文化是一種錯誤的、文化保守主義的歷史觀。一小段時間的所謂“破四舊”確實是一種矯枉過正,那種極“左”思潮傷害了一些有杰出貢獻的文化名人。但是,那種對待傳統文化的極“左”思潮并不代表中國共產黨一貫的文化政策,恰恰是違背中國共產黨和毛澤東本人的一貫主張。不能把“文化大革命”中的“破四舊”和“批孔運動”與五四新文化運動捆在一起,那樣做無異于為舊文化思想“招魂”,深層次上是為所謂告別革命、開啟所謂新啟蒙運動作思想理論鋪墊。

  劉德中:您在文章中引用“周雖舊邦,其命維新”這句話來說明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關系也是一種推陳出新。請您再說說這個問題。

  陳先達:這句話出自《詩經·大雅·文王》,是歌頌周文王的,是對周取代商的合理性和革新精神的論證。馮友蘭先生曾引用過這句話,我借用這句話是想說明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的繼承關系。中國是舊邦,是一個古老的國家,可當代中國是不同于傳統中國的社會主義新中國。社會主義中國是具有五千年歷史的古老中國的當代存在。中國共產黨肩負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包括創立社會主義新中國的民族復興,也包括中華民族的文化復興。為此既要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又要正確處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關系。以什么為指導思想的問題僅僅局限在文化范圍內是說不清楚的,只有站在社會形態變革的高度進行審視才能真正明白。

  只有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才能成功變革中國社會。中國這個“舊邦”要復興,中華民族要改變自己的命運,不可能再沿著過去改朝換代的老路走、沿著歷史上尊孔讀經的老路走。中國共產黨在近代中國革命歷經失敗后,承擔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使命。中國建立社會主義制度是社會形態的根本變化,是中國幾千年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變化。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后,兩千多年時間里中國歷史的變化本質上是同一社會形態內部的變化。中國共產黨建立了一個和歷代王朝不同的人民政權,這是本質完全不同的革命。從指導思想角度看,只有馬克思主義這個革命理論才能擔當起來,因為馬克思主義是關于社會革命的學說。中國民主革命的勝利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成果,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勝利。

  有些學者說,從洋務運動開始中國就踏上了現代化之路,是中國革命打斷了這個進程。按照他們的觀點,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革命,中國照樣能夠實現現代化,這是違背歷史事實的妄說。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的舊中國,帝國主義經濟支配下的民族工業的生存和發展空間極其有限,根本談不上中國自己的工業化。沒有革命的勝利,沒有中國站起來的歷史大轉折,在一個沒有國家主權、沒有民族獨立的中國要實現現代化,純屬空想。殖民化不是現代化,即使在有些被殖民的國家會出現一些新式工業和進行一定的基礎性建設,那也是服務于殖民者獲取利益需要的工業和基礎建設,而不是為了被殖民國家的現代化。中國有段時間曾出現過“如果中國被殖民三百年,早就現代化”的荒唐言論,直至現在還有人以不同方式繼續發表這種謬論。這是根本不懂國家獨立和現代化之間關系,更不懂社會主義現代化和社會主義制度不可分割關系的無知之言。一個被壓迫的民族,是不可能實現現代化的,正如戴著鐐銬的人無法跳遠一樣。中國共產黨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和方法,用70年尋找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之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是逐步弄清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的關系問題,初步解決了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

  馬克思主義的強大力量就在于它要與中國實際相結合,其中包括與中國歷史和傳統文化的結合。馬克思主義不能取代中國傳統文化,只有繼承和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馬克思主義才能在中國取得勝利。

  劉德中:中國傳統文化中包含社會主義元素應該成為共識了。我認為,我們從中國文化中可以梳理出至少兩千年的傳統社會主義思想。這樣書寫中國文化史、思想史,才能彰顯我們真正的文化自信。這個觀點與世界社會主義五百年不矛盾,可以作為補充。只有這樣才能令人信服地說明社會主義思想為什么能夠在中國迅速傳播并且深深扎根。您認為呢?

  陳先達:我欣賞年輕人的探索精神。從人民的角度考察歷史可以發現,沒有一個國家的人民是喜歡受壓迫受剝削的,無不向往幸福生活。無論是《伐檀》還是小戴禮記中的大同篇都是如此。其實,在西方,社會主義思想同樣有五百年的歷史。

  在中國,在民族危難國家處于生死存亡之際,出現共產黨和接受馬克思主義都不是偶然的。因為自強不息的民族傳統精神和追求共同富裕的社會主義思想在中國具有深厚的歷史文化根源。在中國,馬克思主義要能生根發芽,要為中國先進知識分子和中國人民所接受,就必須植根于中國的歷史和文化。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文化相結合。中國革命需要馬克思主義,中國文化和歷史傳統也都能夠接納馬克思主義。新中國成立后百廢待興,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在精神方面和軟實力建設方面,我們要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又要充分吸取與運用中華民族豐富的文化資源以培養人文素質。

  奪取政權前和取得政權后面對的任務是不同的。“攻守易勢”和“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之”是中國歷史的兩條重要經驗,中國共產黨在革命時期處于攻勢,主要是破,要推翻舊中國和改變舊秩序,奪取政權;取得革命勝利之后,中國共產黨掌握全國政權,不能只破還必須立。修齊治平不是中國革命勝利之路,而是取得政權后當政者應該具備的修養和必須注意的為政之道。以儒家學說為主導的傳統文化包含豐富的立德化民的智慧、治國理政方面的經驗,以及注重社會和諧與以民為本的治國理政智慧。中國共產黨正是基于這個認識,才強調全面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的重要性,強調中國傳統文化中優秀治國理政智慧的重要性,實現“馬上”奪權到“馬下”治國的精彩轉身。

  劉德中:這充分說明理論自信與文化自信的緊密關系。個人認為,對于個人安身立命來說,大致掌握一種文化也就夠了。但是要治國理政,必須精通主要文化并且妥善處理它們之間的關系。尤其是在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中國,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否則我們將會迷失方向。

  陳先達:是的。理論自信和文化自信從根本上說是一致的。理論的本質就是文化的一部分,是作為理論形態的文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是構成中國當代文化的重要內容,又是馬克思主義在當代中國的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著中國共產黨人堅持共產主義理想的精神基因,表征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文化淵源。因此,我們堅定共產主義理想和堅持文化自信是相輔相成的。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前中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但是這個時期世界又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如何應對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面對世界的巨大變化,我們是機遇與風險并存。文化事關國運。我相信,中華民族必然迎來偉大復興,中華文化必然創造新的輝煌。這將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新生,也是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重大進步。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