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正名

毛主席無與倫比的感召力:鼓勵華羅庚錢學森探索新中國管理

作者:李克勤 發布時間:2019-06-20 08:26:56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這么多年過去了,回過頭來看,有兩點必須明確,第一,毛主席領導新中國創業過程中,我們的管理工作,無論是微觀還是宏觀,都不差,華羅庚搞的統籌法重點在微觀管理,錢學森搞的系統工程重點在宏觀管理,這還有假?第二,毛主席一貫主張學習外國的先進管理經驗,但前提是我們作為主體來學,而不能學來學去把自己學迷糊了。后來這么些年的確有人學迷糊了,而且相當迷糊。這些人,是否還能夠在毛主席的道器變通那里,稍微清醒一點呢?

  回顧兩位大科學家在管理方面的卓越的成就,不得不令人欽佩,同時也對毛主席的大智慧,尤其是超級識才用材之氣慨,感佩至極。新中國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創造了那么多令世界驚嘆的建設成就,不是偶然,除了革命精神外,還有科學態度,而像華羅庚、錢學森這樣的大科學家的身體力行,這完全是中國特色,中國氣派的管理方式,值得我們永遠記取,認真總結學習。

  新中國在毛主席共產黨領導下,我們中國人民在管理上作過十分有益的探索也實踐。其中數學家華羅庚推廣統籌法、優選法,錢學森推進系統工程,起到了難以估量的積極作用。

毛主席無與倫比的感召力:鼓勵華羅庚錢學森探索新中國管理

毛主席和華羅庚、錢學森在一起

 (一)  

毛主席無與倫比的感召力:鼓勵華羅庚錢學森探索新中國管理

1956年2月,在全國政協二屆二次會議期間毛主席和政協委員中的民盟中央常務委員童第周(左四)和民盟中央委員胡愈之(左三)、華羅庚(左二)、費孝通(左一)親切交談。  

毛主席無與倫比的感召力:鼓勵華羅庚錢學森探索新中國管理

  華羅庚經常去工廠和工人一起總結生產實踐中的經驗,進行科學研究工作,使科學研究工作為生產服務。這是他在北京第三無線電器材廠和工人陳炳才一起,研究用統籌優選法提高生產效率問題。  

毛主席無與倫比的感召力:鼓勵華羅庚錢學森探索新中國管理

錢學森(右三)與系統學討論班學員們在一起。中國航天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院供圖

  錢學森是我國系統工程理論與應用研究的奠基人和倡導人。1978年9月27日,錢學森的一篇理論文章——《組織管理的技術:系統工程》問世,由此而創立“系統工程中國學派”。

  1980年代初期錢學森提出國民經濟建設總體設計部的概念,堅持致力于將航天系統工程概念推廣應用到整個國家和國民經濟建設,并從社會形態和開放復雜巨系統的高度,論述了社會系統。他發展了系統學和開放的復雜巨系統的方法論。

(二)

  華羅庚推廣的統籌法實際上就是現在我們說的項目管理的重要內容。華老當年已經是世界頂級的科學家,然而卻以普通勞動者的身份深入到工廠車間,和一線的工人師傅打成一片。

  1956年6月14日,華老與其他參加制定全國科學發展規劃的科學家們到中南海,受到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的接見。在熱烈的掌聲中,毛主席感謝科學家們為發展新中國科學事業所作的貢獻并和大家合影留念。這之后,《中國科學發展規劃》出臺,計算技術、半導體、電子學、自動化、噴氣技術被列為國家急需的緊要項目,華老負責制定新中國計算技術發展規劃。華老認為,“五朵金花”要開放得鮮艷奪目,必須用毛澤東的實踐思想統攬整個研究過程。

  1955年3月1日,他在《人民日報》發表體會文章說:

  【“毛主席的《實踐論》是對科學研究工作最有用的文章,任何從事科學研究工作的人都必須精讀此文,這不僅在目前,并且在將來,在科學研究的一生中都會得益匪淺的。”】

  《實踐論》的核心是理論聯系實際,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在改造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的過程中獲得真理。

  1958年,華老得知毛主席在談到“卑賤者最聰明”時曾舉他為例,他便自愿到中國科技大學開設應用數學系并兼系主任,還親自授課,以培養骨干人才,為數學應用早打基礎。這一期間,他千方百計地探索數學為經濟建設服務的途徑,經過北京、山東的“線形規劃中的數學方法”,應用試點“投入——產出法”在制定國民經濟計劃時的運用階段后,他懷揣著《實踐論》一頭埋進北京電子管廠。

  最初成效甚少,這時有人幸災樂禍:

  【“華羅庚這樣做是沽名釣譽,嘩眾取寵!”】

  華老感到壓力很大,想來想去,他鼓起勇氣給毛主席寫了第一封信,表達了“走和工農相結合道路”的決心。  

毛主席無與倫比的感召力:鼓勵華羅庚錢學森探索新中國管理

  毛主席對這位數學家的志愿予以肯定,他在1964年3月18日復信華老:

  【“詩和信已經收讀。壯志凌云,可喜可賀。”】

  華老心定了,他毅然走向工廠和農村,出版了通俗讀物《統籌方法平話及其補充》,在貴州安順、成昆鐵路建設中的成都一甘洛運輸方案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績。他多次談到:

  【“我在日常繁忙中搞些工作,開始于1958年,但真正開始卻是1964年接到毛主席的親筆批示后。”】

  他把成功的喜悅和在大西南受到的教育及《統籌法平話》一書寄給了毛主席。

  1965年7月21日,毛主席又親筆復信:

  【“你現在奮發有為,不為個人而為人民服務,十分歡迎。”】

  1966年5月,華老對南京師范學院的學生說:

  【“提起統籌法,這里還有一段小故事:那是兩年前的事,一位日本朋友送給毛主席一份禮物,其中有一本書的第一頁,指名要給我華羅庚看一下。我看后,經過琢磨,并結合中國的國情,開始了推廣統籌法的實踐活動……統籌方法是一種為生產建設服務的數學方法,是想為毛主席所提出的統籌兼顧的全面統籌原則做一個小小的注腳。”】

  華老為何把“組織生產管理的問題”叫上一個“統籌法”的名字?因為當時在國外至少有近30種命名,如國外軍用工業采用的pert,叫“計劃評審”,華老也沿用過洋派叫法,“由于毛主席再三提出過統籌兼顧……我看還是叫統籌方法好,就是中國氣派,中國語言,不一定用洋名詞”。

  可見,“統籌法”實際是根據毛澤東思想的精神命名的。華老體會道:

  【“理論和實踐本來是認識論的一個命題,只有具備了堅實的理論基礎,才能迎刃而解實際中的難題,而實際問題的解決,又能使理論得到進一步豐富和提高。”】

  華老排除萬難,頂著譏諷去搞從“數學家們的理論數學”到“人民大眾的百萬人的應用數學”的演繹工程,絕非是“江郎才盡”,其目的也絕非僅僅在于豐富和提高自己的理論。毛主席信中倡導的“為人民服務”已成為他的信條和天職——“不為個人為人民,主席教導記心底。”

  1975年10月5日,82歲高齡的毛主席在百忙中看到華老的來信當即復函,派專人直送哈爾濱。毛主席說:

  【“意思很好、大病新愈,宜多修養一時期,待痊愈后,再去較為適宜。”】

  領袖對科學家的關懷之情,躍然于紙張上,銘刻在華老心中。他感慨道:

  【“往事歷歷知多少,衷情難述描,莫過今朝。只覺得盈耳歌聲滿眼笑,如孺子又得慈親教。主席年高,國事辛勞,無微不至,明察秋毫。扶危解困惑,飛示下九霄。掌舵領航有主席,哪怕風狂雨驟浪滔滔。雖今日,還淹留病榻上,論斗志,早已直上九重霄。”】

(三)

  毛主席和錢學森的交往,我們都很熟悉。

  1956年,菊香書屋。

  【“主席,”】

  周恩來進門后滿面笑容:

  【“我將你久盼的貴賓請來啦!”】

  毛澤東走上前去,

  【“啊!錢學森同志,”】

  緊握著站在周恩來身旁有點拘謹和緊張的錢學森的雙手,

  【“盼了你好久啰!我們的工程控制論的創始人和火箭專家!”】

  錢學森激動地望著緊握著他雙手的毛澤東,

  【“我也早想來拜會主席了,怕你太忙,不敢來打擾。”】

  毛澤東誠摯地說,

  【“你說反啰!是我考慮到你才回國,要處理的事太多,不敢過早相約。”】

  毛澤東伸出五個手指頭,

  【“聽說美國人把你當成5個師呢!我看呀,對我們說來,你比5個師的力量大多啦!我現在正在研究你的工程控制論,用來指導我們國家的經濟建設呢!”】

  毛澤東的平易近人,減少了錢學森初來時的拘謹和緊張。

  毛澤東望著錢學森,

  【“學森同志,你那個關于《建立我國國防航天工業的意見書》,我仔細看過了。寫得很好呀!”】

  錢學森謙和地笑了笑,

  【“主席,我剛剛回國,對國內情況不甚了解,我只是根據我的工程控制論,對我國的國防建設特別是航空工業的建設提了不少很不成熟的意見,其中錯誤一定不少啊!”】

  毛澤東擺了擺手:

  【“學森同志,提出了這么多好建議,怎么是錯誤啊!這是十分難得的呀!這些精辟獨到的建議,只有你這位工程控制論創始人才提得出呀!”】

  毛澤東頓了頓,接著說道:

  【“我們國家決定根據你的工程控制論,組織各個學科各個部門一起奮力搞導彈。學森同志,我想請你這個工程控制論的創始人來牽這個頭,有信心嗎?”】

  錢學森有點緊張:

  【“主席,這么重要的任務,我怕干不好啊!”】

  毛澤東又說:

  【“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攀登。”】

  毛澤東用筷子在空中重重一晃,

  【“你錢學森是工程控制論的開山鼻祖,還怕干不好!”】

  在毛澤東磅礴氣勢的感染下,錢學森終于堅定地點了點頭:

  【“主席,我一定努力工作。”】

  毛澤東與錢學森深談后,對錢學森精準的總結概括系統工程的規劃、設計、組織、論證、評估、選優、決策、實施、控制、反饋、再控制、再論證、誤差修正、進步提高等十分贊賞。覺得這也是毛澤東等人在指揮解放軍實施“三大戰役”時的控制過程的精辟的理論總結。之后,毛澤東請周恩來組織老帥們集中起來,聽錢學森授課。

  在周恩來、聶榮臻的具體組織實施下,根據錢學森的系統組織思想,中國的核武器、彈道導彈、戰術導彈(包括地空、空空、空地、岸艦、艦艦等)中遠程轟炸機、核潛艇、遠程預警系統、反彈道導彈系統、首區末區的武器試驗基地,包括科研、教學、生產系統在中華大地全面啟動了。

  系統發展的理論,加上錢學森本人直接參與指導的彈道導彈、運載火箭、衛星等工程。到上個世紀70年代初期,中國的中遠程彈道導彈、核彈頭武器化實用化、多彈頭分導、核潛艇、遠程警戒系統、系列防空、海防導彈系統,人造衛星(包括衛星回收)等確立中國為核軍事大國地位的武器系統的部署已經初步完成!

  這一切,當然包含了研究院、研究所、院校、相關的工廠、部隊等全體科研、生產、研制、實驗的英雄群體的共同努力的結果。

  但是,錢學森的系統的組織控制的完整理論并用于實踐,是使得我國得以在短時期內確立軍事大國地位的領導保證。

(四)  

毛主席無與倫比的感召力:鼓勵華羅庚錢學森探索新中國管理

華羅庚和被他發現的數學家陳景潤

  十年前,中國日報網中國在線消息:他培養和教育影響了新中國幾代數學家,他是第三世界科學院創始院士、美國科學院120多年來第一位中國籍院士。數學家貝特曼著文稱他“是中國的愛因斯坦,足夠成為全世界所有著名科學院院士”。國際上以他命名的數學科研成果就有“華氏定理”、“懷依一華不等式”、“華氏不等式”、“普勞威爾一嘉當一華定理”、“華氏算子”、“華一王方法”等。他就是中國解析數論、矩陣幾何學、典型群、自守函數論、多復變函數論多方面研究的創始人和開拓者,解放后第一個從國外回歸新中國的世界著名學者華羅庚(1910~1985)。他出生在金壇,其父為取“進籮避邪,同庚百歲”的吉兆,取名羅庚。

  少年時華羅庚即對數學產生濃厚興趣,通過自學,1930年發表的《蘇家駒之代數五次方程式解法不能成立的理由》論文,引起清華大學數學系主任熊慶來教授高度重視。在清華時他工學兼顧,用6年半時間學完高中、大學全部課程,破格被聘為講師。1936年留學英國劍橋大學,兩年間寫了18篇論文,其中“華氏定理”使著名數學家哈代修改了自己即將出版的著作。他還徹底解決了19世紀數學之王高斯提出的完整三角合估計問題,轟動劍橋,被視為“劍橋的光榮”。返國后任西南聯大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

  1942年完成的巨著《堆壘素數論》獲一等第一名特獎。后赴蘇、美講學,被聘為普林斯頓研究所研究員、伊利諾大學終身教授,中國科技大學數學系主任、副校長,中科院數學、應用數學研究所所長,學部委員,副院長,中國科協副主席等職。1957年他的《多個復變數典型域上的調和和分析》獲國家發明一等獎。

  60年代初把數學方法創造性地應用于國民經濟領域,篩選出以改進工藝問題的數學方法為內容的優選法和處理生產組織和管理問題為內容的統籌法,并親自率小分隊在全國20多個省市講學指導運用,取得顯著經濟效益。毛澤東主席贊他“壯志凌云,可喜可賀”。1985年在日本東京大學作學術報告即將結束時,因心臟病猝發而逝世。

  回顧兩位大科學家在管理方面的卓越的成就,不得不令人欽佩,同時也對毛主席的大智慧,尤其是超級識才用材之氣慨,感佩至極。

  新中國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創造了那么多令世界驚嘆的建設成就,不是偶然,除了革命精神外,還有科學態度,而像華羅庚、錢學森這樣的大科學家的身體力行,這完全是中國特色,中國氣派的管理方式,值得我們永遠記取,認真總結學習。

  感召力(charisma)亦稱“領袖氣質”。個人具有的一種人格特質,尤指那種神圣的、鼓舞人心的、能預見未來、創造奇跡的天才氣質。具有這種氣質的人對別人具有吸引力并受到擁護。具有此人格特質的領導者,稱為魅力型領導。

  對于像華羅庚、錢學森這樣的大科學家,毛主席無疑具有無與倫比的感召力。

  這么多年過去了,回過頭來看,有兩點必須明確,第一,毛主席領導新中國創業過程中,我們的管理工作,無論是微觀還是宏觀,都不差,華羅庚搞的統籌法重點在微觀管理,錢學森搞的系統工程重點在宏觀管理,這還有假?第二,毛主席一貫主張學習外國的先進管理經驗,但前提是我們作為主體來學,而不能學來學去把自己學迷糊了。后來這么些年的確有人學迷糊了,而且相當迷糊。這些人,是否還能夠在毛主席的道器變通那里,稍微清醒一點呢?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