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藝縱橫

姚忠泰長篇小說《跨世紀的紅土情緣》連載(77)

作者:姚忠泰 發布時間:2019-06-22 22:31:54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二、江山紅遍

77

  1959年春末的一天,難得空閑下來,趙洪濤在政治部辦公桌上拿起了當天的人民日報,讀到一份重要消息: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在首都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大會接受了中共中央建議,同意毛澤東辭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職務,選舉LSQ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顯而易見,毛澤東這次主動退居二線,是為了讓LSQ、DXP走上前臺,主持一線工作。革命隊伍中前面的人老了,后面稍微年輕一點的人應該接著跟上去。

  趙洪濤一直非常崇敬毛澤東主席,兼具雄才偉略高風亮節。而事實上,毛澤東主席準備自己帶頭廢除共產黨領導職務終身制,樹立LSQ的威信,一旦機會成熟就讓他同時擔任黨中央主席。毛澤東主席在考慮,恰似長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換舊人,社會主義事業必須接連不斷傳下去。

  秋天即將來臨的一天,趙洪濤又從報紙廣播獲悉,炎夏時節,中共中央在江西廬山連續舉行的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和八屆八中全會上,彭德懷等人出了問題。趙洪濤記得很清楚,整個炎夏時期他們公安系統工作人員都在忙碌地維護社會治安,那段時間,距離南昌不遠的九江廬山上面就正在先后召開著黨中央兩個重要的會議。

  據悉,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最初決定的議題是認真總結經驗吸取教訓糾正錯誤。根據毛澤東主席提出的十九個問題進行座談討論,繼續糾正當時已經覺察到的“大躍進”運動和農村人民公社化運動造成的“左”傾錯誤。在黨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中間,彭德懷致信毛澤東,提出了他對“左”傾錯誤及經驗教訓的意見。毛澤東仔細閱讀了轉過來的這封信,很快批發給了會議討論。彭德懷戰功卓著然而性情暴躁,往往在辛勤工作的同時附帶有個人情緒,非常不善于處理人際關系,許多高級干部敬而遠之。在會議討論之時,多數同志批評他在信中表現了資產階級動搖性,是右傾機會主義的反黨綱領。在中央常委會上,大家都算了彭德懷的歷史舊賬,LSQ特別嚴厲地批評了彭德懷,甚至指向了他的鼻子。LSQ提出,必須在廬山上面接著開會徹底解決彭德懷的問題。毛澤東主席經過考慮后同意,就在廬山上面召開八屆八中全會。

  彭德懷知道在即將召開的八屆八中全會上面,自己將成為批判的目標,因此,倔強的他干脆去理發室內剃了一個光頭準備接受判刑坐牢。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此意氣用事,哪有不出問題的道理。他這樣做,等于自樹靶子。本來,他是不滿中央個別領導人,剃了光頭以后坐在會場的最后面位置上,等于不滿黨中央。

  接著在廬山召開的八屆八中全會上面,批判了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因為他們四人政治觀點相同,而且在會議期間曾經串聯過,被中央委員、公安部長羅瑞卿發現了。倔強的元帥彭德懷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國防部長,任勞而不任怨;耿直的儒將黃克誠是中央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總參謀長,典型的外柔內剛性格;博學的紅色教授張聞天是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外交部常務副部長、遵義會議至延安時期黨中央負責人,在黨的八大會議上降為一名政治局候補委員,做了外交部長陳毅的副手,他是一個學者類型政治家,謀略有余決斷不足,曾是王明機會主義追隨者,也曾主張經濟掛帥;掉得沒有幾根頭發的文弱書生周小舟是中央候補委員、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延安時期毛澤東主席的秘書,喜歡議政。還有湖南省委副書記周惠、水電部副部長李銳也參加了這次串聯,分別受到撤職處理。其中一些串聯詳細事情,是由李銳為即時洗脫自己揭發出來的。

  八屆八中全會在結束之前,作出《關于以彭德懷同志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的決定》。這次會議還檢查了國民經濟計劃執行的基本情況,通過了《關于開展增產節約運動的決定》。根據毛澤東主席提出的要搞好綜合平衡,以農輕重為順序安排國民經濟計劃,調整降低國民經濟計劃過高指標。

  趙洪濤是黨員干部,政治工作人員,反應敏銳,思想比較深刻。他意識到,這一次廬山會議彭德懷反黨集團與建國初期那一次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極其相似,少數領導干部之間的個人矛盾演化成了黨內斗爭。博弈,需要實力。毛澤東作為黨中央主席為了顧全大局,維護黨的團結,不得不同意處分昔日的戰友。昔日的戰友也確實有缺點,結成團伙不滿黨中央少數的一線領導人。比如彭德懷元帥,從井岡山時期開始,他就同毛澤東并肩戰斗,經歷過艱苦卓絕的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終于推翻國民黨蔣介石腐朽反動政府,建立了廣大老百姓可以揚眉吐氣當家做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總體來說,彭德懷是敬重毛澤東的,一直把他看作自己的老師和兄長,只是由于性格等原因,改不了粗魯習慣,也就是說,彭德懷多少有點怨恨毛澤東。林彪當選中央常務委員,彭德懷可能不高興。軍人出身的彭德懷特別看不起黨內一些沒有顯赫戰功卻身居高位的政治家,即目前主持一線工作的兩位領導人,覺得眼下經濟工作中之所以出現了嚴重錯誤,是因為他們領導不力造成的。國家經濟受到損傷,他們負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責任,彭德懷還認為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如果不追究,就是縱容姑息他們。彭德懷元帥過于情緒沖動,會議期間在外面路上遇見毛澤東主席,不僅不打招呼,而且板著臉怒氣沖天不予理睬。在會議上,彭德懷元帥曾經與一些參會者發生激烈爭吵。

  已經主動退居二線的毛澤東主席,其實并不是彭德懷指責的主要目標。然而限于水平,彭德懷也沒有能夠指明具體是誰犯了何種程度領導錯誤,這樣,等于把球拋給了黨中央主席毛澤東。毛澤東感到很為難,作為黨中央主席又責無旁貸,為了保護接班人(一線領導人),顧全大局,維護全黨團結,推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只得違心處分彭德懷等四名少數反對派。由此可見,彭德懷等人如高崗饒漱石一樣是政治斗爭的犧牲品。如果政治家不講究斗爭藝術,就可能被政治實力人物擊敗。周小舟隨便非議革命領袖,也是太不應該了。這些,趙洪濤心里都知道。

  趙洪濤還知道,拔出蘿卜帶出根。彭德懷元帥一出事,部隊許多有關人員難免都會遭受牽連,這個道理,比較容易理解。(不僅總參謀長黃克誠大將被撤職,而且總政治部主任譚政大將也被撤職。與此同時,中央軍委發布命令,羅瑞卿大將接任總參謀長,蕭華上將接任政治部主任。)

  趙洪濤心里的話,不能隨便告訴別人,即使在妻子戴慶嵐面前,也不能透露太多,如果萬一被人聽見,報告上去就可能大禍臨頭。政治也是戰爭,十分殘酷。古今中外含冤而去世的人,不在少數。

  這次廬山會議期間,趙洪濤和同志們一直都很忙碌,重點維護著南昌至九江一帶的社會治安,以便確保黨中央廬山會議的勝利召開。將近兩個月時間內,趙洪濤和同志們如同打仗一樣忙前忙后連軸轉。

  在這一年里面,好消息接連傳到趙洪濤戴慶嵐家中:夏初,趙清萍考取了北京農業大學;夏末,戴慶嵐調任南昌市政府辦公室綜合處負責人;秋天到來時,趙洪濤調任江西省公安廳政治部主任,仍在南昌市內。

  冬日的一天下午,趙洪濤剛一下班回到家里,就聽到先回來的戴慶嵐高興地說,蘇玉蓮打電話告訴她:鐘春蘭大姐順利懷孕了,在此之前,由于李漢光鐘春蘭夫婦兩人工作成績都很突出,已經同時調進了興國縣城里面,鐘春蘭擔任縣婦聯主任,李漢光擔任縣一中校長。趙洪濤聽見后,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說道,今晚我們應該喝點酒慶賀一下。戴慶嵐點著頭,表示非常贊成……

  (待續)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