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選

辯證看待強勝弱敗

作者:胡建新 發布時間:2019-06-06 13:53:02 來源:解放軍報 字體:   |    |  

  戰爭是動態的,戰爭中沒有絕對的強和絕對的弱,相對的強與弱也不是一成不變的,皆有可能因時因地因勢而發生變化和轉換

  讀5月7日、23日《軍事論壇》先后發表的《強勝弱敗,規律還是概率?》和《尊重強勝弱敗的基本規律》兩篇文章,深受啟發。在此,筆者不揣淺陋,談一談與二者觀點均有所不同的看法。

  要弄清強勝弱敗是不是規律或概率,不妨先弄清規律和概率這兩個概念的基本含義。

  何謂規律?按照《辭海》的權威解釋,規律是事物發展過程中的本質聯系和必然趨勢。它是客觀的、事物本身所固有的、反復起作用的。人們不能創造、改變和消滅規律,但能夠認識它,利用它來改造自然界,改造人類社會,并且限制某些規律對人類生活的破壞作用。如果認定強勝弱敗是一條規律,那么,按照“人們不能創造、改變和消滅規律”的定論,戰爭史上屢見不鮮的以弱勝強的事例就無法解釋。

  何謂概率?再看《辭海》的解釋,概率亦稱“或然率”和“幾率”,意為在社會和自然界中,某一類事件在相同的條件下可能發生也可能不發生,也即“隨機事件”。不同的隨機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大小是不相同的,概率就是用來表示隨機事件發生可能性的一個量。如果認定強勝弱敗是一種概率,那么,它就變成了一種隨機事件。這就否認或忽視了強弱對戰爭勝敗所起的重要作用,很多情況下甚至是決定作用。

  毛澤東同志曾經指出:“我們研究在各個不同歷史階段、各個不同性質、不同地域和民族的戰爭的指導規律,應該著眼其特點和著眼其發展,反對戰爭問題上的機械論。”這就告訴我們,研究戰爭規律,應當著眼于特點(兵力多少、武器裝備優劣等靜態因素)和發展(兵力和武器裝備等在戰爭中的運用和變化等動態因素),進而用全面的、運動的、辯證的觀點來分析判斷強與弱之于戰爭勝與敗是不是規律或概率的問題。

  筆者認為,強弱只是影響或導致戰爭勝敗諸多因素中的一個重要因素,倘若用其中的一個重要因素來簡單地斷定勝敗并由此稱之為規律,未免有失偏頗。毛澤東同志在《論持久戰》中把敵我之間的強弱、大小、進步退步、多助寡助看作是敵我矛盾的基本特點并加以仔細分析比較,據此得出“亡國論是不對的,速勝論也是不對的”這個著名論斷。倘若僅僅從兵力、武器裝備等實力對比看,無論是抗日戰爭還是抗美援朝戰爭,都是敵強我弱,這是當時幾乎所有人都可以得出的一個基本判斷。如果篤信強勝弱敗是不可改變的規律,那么我們無須對日進行持久戰,也無須出兵抗美援朝了,因為既然敵強我弱是一個客觀存在、強勝弱敗又是一個客觀規律,那么敵勝我敗也就不可避免和無法改變了。而事實是,我們以弱克強,最終用小米加步槍戰勝了武裝到牙齒的日本侵略軍和美國侵略者。

  那么,是否可以將強勝弱敗定性、定義為一種概率呢?如前所述,概率是用統計和計算得出的一個量,概率愈大表示該事件發生的可能性也愈大。它有一個經典的闡釋:如果把必然發生的事件的概率規定為1,把不可能發生的事件的概率規定為0,那么一般隨機事件的概率就是介于0與1之間的一個數。一只口袋中裝兩個黑球、一個白球和一個紅球,其大小、形狀、重量完全一樣,從袋中任取一球,取得黑球的概率就是二分之一,取得白球和紅球的概率均為四分之一。顯然,一支軍隊的強或弱并不像球的顏色那樣簡單明了和一成不變,戰爭勝敗也就不宜用這種簡單機械的方法來計算和考量。退一步說,即使可以把它作為概率來計算和考量,也不宜把它作為概率來定性和定義。

  其實,兩篇文章所說的強弱,在概念上都有些模糊,并沒有對什么是強、什么是弱做出明確界定。但從文意看,二者指的似乎都是兵力、武器裝備等方面靜態的強弱,因而“強勝弱敗”這個判斷也是靜態的,是基于某一時期戰爭雙方兵力、武器裝備等靜態因素得出的。然而,戰爭是動態的,戰爭中沒有絕對的強和絕對的弱,相對的強與弱也不是一成不變的,皆有可能因時因地因勢而發生變化和轉換。通常意義上的強,只是為勝戰打下了一個堅實雄厚的基礎,創造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條件,但要真正贏得戰爭勝利,還要受戰爭性質、戰場條件、戰略戰術和綜合國力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和制約。全面的、動態的、持久的強才是真正的強,才是贏得戰爭勝利的關鍵因素。因此,我們既不能簡單地得出強勝弱敗是一條不可改變的戰爭規律的結論,又不能因此否定軍隊強大能夠贏得更多勝戰的基本判斷。

  綜上所述,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說:強勝弱敗是基于綜合戰力的一種靜態評判而不是一條動態規律,是基于既有事實的一種計算推斷而不是一個必然結果。因此,既不宜將它定性為一種規律,也不宜將它定義為一種概率,而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種較為常見的戰爭現象。在這種常見現象的背后,有許多規律性和概率性的東西需要我們去分析、認識和把握。

  但無論怎樣,我們都應當樹立強勝弱敗的信念,以建設一支世界一流的強大軍隊為己任,精武強能,厲兵秣馬,牢牢掌握未來戰爭的主動權;同時,必須堅定以弱勝強的信心,敢于面對一切強敵,英勇頑強,敢打必勝,在未來戰爭中創造出更多奇跡和更大輝煌。

  (延伸閱讀:《強勝弱敗,規律還是概率?》《尊重強勝弱敗的基本規律》,見本報5月7日、23日七版)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