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復興之路

迎接21世紀偉大的復興

作者:復興網編輯部 發布時間:2017-04-26 17:40:48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復興網發刊詞

eb85ffa9135c8b93a095534a8788c1c5.jpg

  復興網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終于和大家見面了。

  復興網的宗旨是努力推進以中華民族復興、社會主義復興、東方文化復興為主體的三大復興運動,探索三大復興的發展道路,弘揚三大復興的基本理念,促進形成實現三大復興的核心力量。

  21世紀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僅僅是中華民族的崛起之夢,同時也是21世紀世界最偉大的歷史事件,因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與社會主義的偉大復興和東方文化的偉大復興,不可分割地緊密聯系在一起的。

  中華民族要想復興必須要走社會主義道路,實現社會主義的偉大復興,社會主義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必由之路。沒有社會主義的偉大復興,就不能解決中華民族內部撕裂的貧富兩極分化問題,中國就不可能凝聚成為一個拳頭,就只能是精神上的一盤散沙,而一盤散沙的民族是絕不可能復興的。與此同時,整個世界也再次掀起了復興社會主義的大眾民主運動,從美國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到歐洲的反資本主義大游行;從南美的社會主義運動,到中東北非的變革動蕩,全世界人民要求大眾民主和共同富裕的呼聲,為當代社會主義注入了嶄新的歷史內容和強大活力,使社會主義重新成為了21世紀的新生事物。如果說,20世紀是社會主義崛起和遭受重大挫折的世紀,那么21世紀將肯定是社會主義全面復興的世紀。由于中國是當今世界唯一堅持和探索社會主義復興道路的東方大國,世界社會主義復興運動的希望,自然寄托在了中國身上。它既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唯一道路,又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內在依據。

  21世紀中華民族復興的另一個也是最主要的內在依據,就是東方文化的偉大復興。本世紀之前,人們一直把當今世界的種種危機和罪惡,僅僅歸結為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資本主義政治制度造成的,本世紀美國歐洲先后爆發的金融危機,使人們看到了西方危機更加深刻的根源,是西方文化的主導地位。在資本主義內部成熟起來的西方文化,其宇宙觀、生命觀、幸福觀等所有精神領域,都無不打上了單純物質和感官享受的烙印,把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完全看成是征服和被征服的關系,用優勝劣汰、弱肉強食的動物法則管理人類社會,把人類社會越來越帶入了狼羊結構的歷史死胡同。它與當今社會在生物科學、網絡技術和虛擬經濟基礎上形成的新的生產力,形成了不可調和的尖銳矛盾,在客觀上需要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和諧共生的東方文化與之相適應。如同工業社會要求文藝復興運動、宗教改革運動和思想啟蒙運動創造出與新的生產力相適應的新的政治文明(憲政文明)一樣,當今信息社會和虛擬經濟同樣要求創造出與新的生產力相適應的新的政治文明,這就是取代以往精英政治的大眾政治文明——大眾民主和大眾政治制度。大眾政治制度是毛澤東思想為五千年東方文明的政治提純,是五千年東方文明最精粹的文化核心,是中華民族復興貢獻給世界的最先進政治文明。中華民族是東方文明的主要載體,只有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才能實現東方文化的偉大復興,取代西方文化的主導地位。

  可見,21世紀三大復興是相互依存、相互支撐的統一整體。社會主義復興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唯一道路;東方文化復興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內在依據;中華民族復興又是社會主義復興和東方文化復興的載體。三者缺一不可,共存共榮。三大復興的內在聯系和基本內容,既是當今中國和世界矛盾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未來社會歷史發展的基本方向,是社會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是21世紀最波瀾壯闊的歷史主題。

  社會歷史發展的規律不可抗拒,但是社會歷史發展的規律不是自發實現的,而是通過億萬萬覺悟起來的人民大眾推動完成的,特別是作為人民大眾核心力量的理想主義群體,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先導作用。歷史上所有偉大事件和偉大運動,無一不是通過理想主義群體的社會凝聚作用實現的。歐洲文藝復興運動對民眾的喚醒,是通過但丁、達芬奇、拉斐爾、米開朗基羅等復興派實現的;歐洲宗教改革運動演變成波瀾壯闊的政治運動,是通過路德、加爾文等新教派實現的;思想啟蒙運動發展成為資產階級革命運動,是通過孟德斯鳩、伏爾泰、盧梭等“百科全書派”實現的;日本明治維新改革的成功,是因為有一個彼此之間哪怕是仇深似海卻全都能夠為國盡忠的維新派;美國的崛起和強大,是有一個充滿理想主義的清教徒集團;包括盎格魯·撒克遜族群對世界的統治,都有一個共濟會團體……這些群體共同的典型特征,就是他們不是依靠組織紐帶結成的固定的政黨或團體,而是依靠信仰紐帶形成的社會群體,如同血氧般遍布全身每一個地方,決定著身體每一個部位的盛衰強弱,而又不隸屬于身體任何一個部位。

  與古今中外任何一個歷史時期相比較,當今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更加需要這樣一個遍布朝野、覆蓋整個國家肌體的強大復興派。當今中國已經不再象民國時期那樣僅僅限于官場的政治腐敗,只要摘除國民黨反動派這個政治毒瘤,中華民族就能夠健康地站立起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是整個社會肌體的全面腐爛,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全民道德體系的崩潰,也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全身性壞死。這或許是歷史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生死考驗,把人類歷史上各種剝削制度特別是資本主義剝削制度的所有矛盾,全都集中在中華民族身上以最極端的形式爆發出來,希望借助于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的巨大抗體,化解掉這些痼疾和矛盾,帶領人類社會走出資本主義的歷史死胡同,為人類未來發展開辟出一條康莊大道。可見,中國需要一個強大的復興派,不僅是中華民族復興的需要,同時也是人類未來發展道路探索的需要。如果說中華民族的復興是中國人的百年夢想,那么三大復興則是整個世界各族人民的共同夢想。

  歷史需要復興派,歷史呼喚復興派,歷史也就一定會創造出復興派。這就叫歷史大潮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未來的中國,未來的世界,既不屬于脫離人民的教條左派,更不屬于敵視人民的反動右派,而是屬于與人民息息相關、努力踐行人民夢想的復興派。復興派就是當今時代毛派共產黨人的歷史定位,就是當今中國左翼力量的政治角色。如果說大眾政治文明是中華民族復興對人類社會的偉大貢獻,那么形成中國的復興派,就是中國左翼力量對中華民族的偉大貢獻。作為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能夠成為民族復興和人類解放的復興派,把自己的生命與21世紀三大復興的偉大事業聯系在一起,我們的人生將無比高尚,我們的青春將無比輝煌,我們的生命將得到永生。

  或許當今許多人并沒有意識到我們趕上了一個偉大時代,并且是超越歷史上任何一個偉大時代的最偉大時代,但是我們的子孫后代肯定會這樣羨慕我們,羨慕我們趕上了一個偉大時代。這個偉大時代如果用一個詞來概括,就是復興。復興二字將是對這個偉大時代最本質的概括。如果說20世紀最神圣的詞匯是革命,最神圣的選擇是革命派;那么21世紀最神圣的詞匯就是復興,最神圣的選擇就是復興派。從最初的革命,到后來的改革,再到今天的復興,仿佛是冥冥中注定的歷史輪回,更象是血火鑄就的否定之否定,人類在經過了九曲十八彎的種種劫難之后,終于跨入了將要實現大眾民主和共同富裕的21世紀。

  21世紀人類奮斗的目標,是大眾民主和共同富裕;21世紀社會歷史的主題,是社會主義復興、東方文化復興和中華民族復興的三大復興運動。21世紀這三大復興運動比之西方國家5百年間的三大歷史運動——文藝復興運動、宗教改革運動、思想啟蒙運動——不知道要偉大多少倍。只是三大復興的道路怎么走,全世界都不知道,沒有任何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唯獨中國曾經有過大眾民主的理論和實踐。于是,整個世界的目光轉向了中國,中國有史以來第一次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中國,人類未來發展的希望第一次寄托在了中國身上,希望中國能夠帶領世界走上復興道路。而中國能否開辟出一條復興道路,則主要取決于能否形成一個具有理想主義獻身精神的強大復興派。只有形成一個富有獻身精神和強大凝聚力的復興派,才能推動中華民族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實現三大復興的偉大歷史任務。

  21世紀中國的復興派,肩負著祖國的使命,肩負著歷史的重托,肩負著人類的希望。中國復興派的這個神圣使命,是由三大復興的偉大歷史作用決定的。三大復興的基本目標和歷史標志,就是要徹底終結人類歷史上最后一個剝削階級——精英階級的政治統治。無論今后歷史上還會發生多少次革命,取代精英統治的大眾民主革命或者叫大眾民主運動,都將是以私有制為基礎的剝削社會的最后一場革命。此前歷史上無數次革命和造反所追求的公平正義、自由民主的千年夢想,都將在三大復興的偉大事業中變成現實。不管這一天到來的時間會有多長,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甚至更加長遠,三大復興的歷史大潮也終將會覆蓋全球每一個地方,把人類帶入大眾民主和共同富裕的嶄新世界。三大復興的這個偉大歷史作用,決定了復興派不僅會崛起于中國,還將會崛起于世界。無論歷史上曾經有過多少優秀的進步力量,21世紀的復興派都將會成為其中最優秀的進步力量,這并非是因為我們更加優秀,而是因為我們更加幸運,因為我們接過的是消滅私有制和精英階級統治的最后一棒。

  這就是我們復興派神圣偉大的輝煌事業。這就是我們復興網的信仰、追求和夢想。這個夢想同樣也是千百萬中國人特別是千百萬青年人的夢想,所以我們堅信,在為三大復興而努力奮斗的偉大征途中,將會有千百萬人崇高熱情的人們與我們共同前往,共同為21世紀偉大的復興運動而努力奮斗。 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