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海外華人

胡新民:陳嘉庚的失望與希望

作者:胡新民 發布時間:2019-06-12 09:30:11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胡新民:陳嘉庚的失望與希望

  據報道,新加坡即將發行20元新鈔,有位福建人被印在鈔票上,他就是被毛澤東譽為“華僑旗幟、民族光輝”的著名南洋僑領、實業家陳嘉庚。

  陳嘉庚一生中的轉折點是他1940年對延安的訪問。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身為南洋華僑領袖的陳嘉庚,寄希望于“蔣委員長乃是中國國內外四萬萬七千萬同胞共同擁戴之唯一領袖”的抗戰。他奔走呼號,積極募款匯回國內。據1940年國民黨軍政部長何應欽在國民參政會上報告:1939年軍費為18億元,同年華僑匯回祖國之款達11億元,其中捐款約占10%,而南洋華僑捐款占華僑捐款總數的70%。

  1940年3月。陳嘉庚以南僑總會主席的身份回國考察和慰問。

  蔣介石對這接待位“財神”十分重視,在重慶一地即準備8萬元經費,擬舉行一系列大小宴會。順便說一句,當時的延安,邊區的官員如貪污50元者革職,貪污500元者格殺勿論,可見這個8萬元是個什么概念。但陳對當時的國統區的“前方吃緊,后方緊吃”早有所聞。全程陪同陳訪問的成員之一的侯西反先生,原是南僑總會的常委,陳的親密同事,因宣傳抗日于1939年底被驅逐回國。侯曾1940年1月起在重慶住了60余天,無日不被請赴宴,有時一天兩次。侯將這一切都如實告知陳,陳對這種舌尖上的腐敗極為反感,因此特地在重慶各報刊刊登一則啟事:

  【“不欲消耗政府或民眾招待之費”“在此抗戰中艱難困苦時期,尤當極力節省無謂應酬,免致多延日子,阻礙工作。”】

  蔣介石得知后,在宴請陳嘉庚時特地只安排“雖用西餐,然物系土產,四五樣,加以面包,似頗簡單,足以果腹有余。”但是,很遺憾,重慶達官貴人們花天酒地、揮金如土的情形,國民黨的腐敗,還是沒有逃過陳嘉庚的眼睛。蔣介石光注意到了菜式簡單,沒想還是露了餡。因為宴請所在地的嘉陵賓館,早已以國民政府搞舌尖上的腐敗而名聲在外。而且這個賓館實際上是行政院長孔祥熙私人開設的。陳嘉庚原來還感到難以相信。后來孔祥熙親口承認確是他辦的,這才使陳嘉庚為之愕然。他想孔祥熙身為政府高官,竟公然私營企業,并作為政府公宴的指定場所,可見國民黨大官貪污腐化到了何種地步。

  上梁不正下梁歪。這種腐敗也滲透到了最底層。陳嘉庚到重慶后,國民黨中央組織部派了一輛汽車專供陳嘉庚外出使用。沒多久就發現該司機公然作弊,虛報冒領,而且屢次交涉無效,只好將其辭去。幾天后,陳嘉庚要用車,讓招待員另請一個司機來,沒想到來的依然是那個司機那輛車。該司機貪婪如故,每日還要5元茶錢。對此,陳嘉庚感慨道:

  【“至用油雖多,乃政府之事,我何必干預。第花費無度,不忍坐視不言,不圖屢言亦無效。如此足知重慶官員,費用公共物件,似無關痛癢,由下人自由出入耳。”】

  陳嘉庚開始對蔣介石政府深感失望,私下曾不勝感慨地說:

  【“那些國民黨中央委員,都是身居要職,但都假公行私,貪污舞弊,生活奢華。那些人都是四五十歲,既不能做好事,又不會早死,他們至少還要尸位二三十年,中國的救星不知在哪里?”】

  陳嘉庚把眼光投向了延安。他不顧蔣介石親自勸阻,沖破蔣介石暗中派員的監控攔阻,于當年的5月31日下午到達延安進行了考察。第二天下午,毛澤東設宴招待陳嘉庚,場地就在窯洞門外的露天。朱德夫婦、陳紹禹夫婦等十多人圍坐一桌。由于人多,就拿來一個舊圓桌面放在方桌之上,桌面陳舊不光潔,便用四張白紙遮蓋以代替桌巾。不巧,一陣風吹來,把白紙吹掉,干脆棄之不用。飯菜上桌,只有在延安比較稀有的白米飯和洋芋、豆腐等陜北農家菜。唯一的美味佳肴是一只雞,毛澤東解釋說:

  【“我沒有錢買雞,這只雞是鄰居老大娘知道我有遠客,特地送來的。母雞正下蛋,她兒子生病還舍不得殺呀!”】

  據《陳嘉庚回憶錄》,在延安的7天,陳嘉庚考察到哪,往往就在那里就餐,都是比較簡單的。在此期間,毛澤東先后數次到陳嘉庚住宿地拜訪懇談,一起就餐。唯一的特殊化是餐桌上有延安本地少見的大米飯,最好的菜也就是雞蛋。

  中共領導的廉潔之風也吹到了底層。離開延安前往山西前,陳感到幾天來那位負責照顧他們的招待所服務員辛苦了,送去一百元表示謝意。但被婉言但很堅決地謝絕了。這與其在重慶遇到的司機每日索要五元的茶錢的情形,恍若是生活在兩個社會。

  6月7日晚上,延安各界代表在中央大禮堂舉行歡送會,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出席。朱德致歡送詞,陳嘉庚登臺講話,說他這次訪問延安,最滿意的是,真正看到了中共方面堅持國共團結,堅持抗戰到底的堅定立場和誠懇態度;真正感受到了延安黨政軍民所激發的艱苦奮斗精神并由此形成的良好社會風氣。因此,他對抗戰勝利有了絕對的信心。

  陳嘉庚7月17日返抵重慶。7月24日作了《西北之觀感》講演。他說,在離開重慶前聽到了很多關于延安的傳聞,但他剛到延安“兩三天,已明白傳聞均失實。”接著,他舉出他在延安所看到的許多生動的事實,證明延安并沒有實行共產共妻制度,而社會風氣及治安秩序無論哪方面都有一派新氣象。民眾都很自由,民眾生活也很好,教育也不錯,毛澤東住在簡樸的窯洞里等等。他還一再聲明,這些都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

  陳嘉庚這篇演講重慶引起了軒然大波。國民黨官員紛紛指責陳嘉庚以華僑領袖的地位發表這樣的演講,

  【“未免為共產黨涂脂抹粉,火上添油”。】

  最為憤怒的是蔣介石。他認為一個華僑大資本家,竟然直言不諱地為共產黨講話,實在令人難以理解。他懷疑陳是否受到了身邊人的擺布。于是7月28日在接見陳嘉庚一行時,專門請其他人回避,單獨和陳談話。陳語氣委婉地規勸,國民黨必須革新政治,否則即使共產黨不反對,也有其他的人反對。蔣介石聽后立刻破口大罵:

  【“無論如何,同國民黨作對的只有共產黨!共產黨簡直不是個東西!”】

  他面紅氣盛,聲色俱厲:

  【“抗戰要望勝利,必須先消滅共產黨!若不消滅共產黨,抗戰決難勝利!此種事外國也多經驗,凡國內反對黨必先消除,對外乃能勝利。此話我未嘗對人說出,今日對你方始說出,確實是如此”】

  陳嘉庚于1940年7月底由重慶乘飛機赴昆明,計劃經貴州、廣西、湖南、廣東、江西、浙江到他的家鄉福建。陳嘉庚一路考察所見,與延安有天壤之別。其中兩點特別令他失望。

  第一是國民黨軍隊壯丁的悲慘命運使他震驚。陳嘉庚在行程中,

  【“見路旁有兩死尸,其一全身無衣服。據同行憲兵言:‘該尸系壯丁病死,衣服被押官取去,在途逢相當平民,就被拿去抵額,將衣服與穿,故民眾多有中年失蹤者。’”“壯丁用繩索縛聯,此為余親見之。至于其他多樣,如用鉛線環于頸項,然后用繩穿在鉛線,相聯成對,與及鉛線環于手臂,再用繩索縛之,此系余入省之前所未聞者,余未敢信為事實:迨今親見用繩縛之事,乃信前聞不謬也。”】

  這樣的壯丁,如果上了戰場,會有什么樣的戰斗力也就不言而喻了。

  第二是他沿途目睹的地方官員的貪污腐敗和驕奢淫逸,特別是他家鄉福建的貪腐官員比比皆是。他曾一連幾次致電蔣介石報告,但蔣卻久久不予答復。直至陳嘉庚要回新加坡,路經云南芒市時,才接到蔣介石一封復電:

  【“來電悉,閩省田賦系中央意旨。閩事可電我知,切勿外揚。”】

  陳嘉庚對蔣介石這一復電的評語是:

  【“護惡諱疾。”】

  至此,他對蔣介石的國民政府已不抱任何希望了。

  兩相對比,陳嘉庚形成了一個堅定的信念:

  【“中國的希望在延安”。】

  他感概地說:

  【“我未往延安時,對中國的前途甚為悲觀,以為中國的救星尚未出世,或還在學校讀書,其實此人已經四五十歲了,而且做了很多大事了,此人現在延安,他就是毛主席。”】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